辽宁新闻,第一时间播报辽沈地区新闻,北国网新闻频道

浏览次数:收录时间:2018-04-03 04:27
【内容提要】□60年·60篇经典报道回访④

辽宁新闻,第一时间播报辽沈地区新闻,北国网新闻频道



辽宁新闻,第一时间播报辽沈地区新闻,北国网新闻频道



  回访人/刘 佳

  回访地/沈阳市防爆器械厂旧址

  沈阳市皇姑区峨眉山路一条小街,搅拌机和塔吊轰鸣中,一片高层住宅正拔地而起。 28年前,这里有个只有 72名工人的小厂子——沈阳市防爆器械厂,作为“新中国第一家正式宣告破产倒闭的公有制企业”,破产的消息一度引发了举国关注。

  企业破产,这个在西方早已司空见惯的事情,在当时的中国却是个绝对的“大新闻”。一时间,国内外舆论哗然——

  “沈阳市实行企业破产规定,这是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天荒的做法,它朝着打破‘大锅饭’迈进了新的一步……”,“中国沈阳,一项重大的实验:中国东北的沈阳城发生了‘地震’,‘超过八级的改革地震’。 ”

  1986年8月4日——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的第二天,《辽宁日报》一版以《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》为题,报道了这一“爆炸性事件”。

  时隔多年,回访已经退休的本报记者杨集才,他说:“当时的沈阳市防爆器械厂,是一个早该从中国工商企业名录中抹去的名字!这是我们前前后后跑了八趟厂子才得出的结论。 ”

  那年春节过后,杨集才非常偶然地得到一个信息:中国的决策层,将在东北沈阳搞一个企业破产试验。但沈阳市体改委对此的答复是:“怎么可能?咱沈阳的改革都是正面的,比如企业租赁、承包。破产?不可能! ”

  但杨集才并没有放弃,不久后,他在《参考消息》上再次发现了这个消息。这次,有关部门松了口,这个企业是沈阳市防爆器械厂。

  此后半年内,杨集才和同事就成为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的常客。先后8次实地踏访,掌握了大量的一手信息:企业由一个生产组发展而来,原由一群家庭妇女自动组织成立;一点点积累后,这个自负盈亏的小厂居然有了5万元资产;后来,厂子变为市属集体企业,职工吃上了“大锅饭”并享受劳保福利,但生产经营却每况愈下,“厂里仅有的一台小转机床也被差劲的职工偷回了家”。杨集才回忆:“厂里的工人一多半我都熟悉,有些职工的家里我也去过。”最终,沈阳市防爆器械厂这家“没有技术、没有设备、没有资金、没有产品、没有市场的企业”,欠债达50多万元,破产倒闭不可避免。

  1986年8月3日,在沈阳迎宾馆一间会议室,沈阳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。 “30多位与会者除政府部门的同志、沈阳市防爆器械厂时任厂长王刚和党支部马书记外,其余的都是新闻记者。 ”

  简短的新闻发布会一结束,杨集才和同事马上直奔企业采访。看到的是,“大门紧闭,车间上锁,账目封存,一切财产等待处理”;听到的是老工人宋玉珠的感伤,“想不到我们一把水一把泥建起来的这个厂子,被‘大锅饭’折腾到这步田地。 ”

  第二天,消息《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》见报,同时配发评论员文章《警钟》。几天后,通讯《改革的冲击波——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的思考》见报,全面报道了这家企业由创办到破产的运行轨迹,揭示了“大锅饭”体制下的种种弊端。

  之后,《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》获得全国好新闻消息一等奖。如今,杨集才总结:“稿子获得认可,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报纸敢发声,面对正在深入的经济体制改革,能发出理性而独立的判断;其次,新闻的 ‘生产工艺’至关重要——发现线索后不遗余力深入采访、仔细梳理素材,最终加工提炼。换言之,写出好新闻,必须下足笨功夫。 ”

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