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互联网+”时代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推广策略探讨

浏览次数:收录时间:2020-09-17 12:56
【内容提要】马骏關键词:互联网;中华优秀传统文化;传承摘要:“互联网+”思维突破了各行各业原有的形态和结构,通过“融合、创新、互联”的模式给各行各业带来机遇和无限

關键词:互联网;中华优秀传统文化;传承

摘要:“互联网+”思维突破了各行各业原有的形态和结构,通过“融合、创新、互联”的模式给各行各业带来机遇和无限可能,为传统行业注入活力和助力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积极开创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的发展模式,加深互联网技术、多媒体技术的应用,探索与公共服务机构、社会各界等不同领域的跨界融合与协同创新,创造性转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打造优质产品、品牌和传播平台,形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推广新模式、新形态和新风格。

中图分类号:G25文献标识码:A文章编号:1003-1588(2017)07-0079-03

“互联网+”概念以其“融合、创新、互联”的思维模式,促进了不同领域、不同行业、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跨界融合,并将信息通信技术深度嵌入社会经济发展中,创新发展模式和结构,形成“开放、平等、交互”的新生态战略。“互联网+”概念自2012年被提出以来,对各行各业的转型、创新和发展带来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,尤其是提升了传统行业的生命力、创新力和竞争力[1]。

“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,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、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;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,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。”[2]“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强盛,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。要坚持古为今用、推陈出新,有鉴别地加以对待,有扬弃地予以继承。”[3]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外来文化、数媒阅读、新技术新媒体的冲击下,迫切需要整合、转型和提升,应借“互联网+”之东风,突破固有思维束缚和时空限制,认真分析国民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需求和国民阅读行为,以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的全新思维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与其他领域、行业的协同创新和渗透融合,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推广开拓新模式、新形态和新风格。

1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意义及必要性

1.1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

“互联网是传播人类优秀文化、弘扬正能量的重要载体。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,促进交流互鉴。发挥互联网传播平台优势,文化因交流而多彩,文明因互鉴而丰富。”[4]充分利用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模式,有利于通过信息通信技术、计算机技术和多媒体技术,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数字化转化,使之与当代文化需求相适应、与现代社会阅读习惯相协调,创造多元化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载体形式,扩大在全民阅读中的传播与交流,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互联网、多媒体等平台进行更广范围、更深层次的传播与交流。

1.2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推动跨界协作、创新共赢

在各行各业跨界融合的过程中,由于业态结构、资源配置与技术标准的差异,难免制约和阻碍跨界融合的协作发展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的跨界融合同样存在各种阻力,需要探索和嵌入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的思维和路径,互联网技术有助于汇聚社会资源和力量,实现与不同社会组织、公共服务机构之间技术共用、优势互补、资源共享的互惠共赢模式,突破原有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推广思路,延伸和扩展传播交流的覆盖面,提高和加深传播交流的影响力,共同挖掘、开发新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产品、形态和领域,协同创新、合作共赢。

1.3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认同

互联网技术摒除了时空制约,构架了无形的互通之路,实现了无时无处无人不相连,不断缩小、消除区域之间、群体之间的信息鸿沟。计算机技术的普及、互联网技术的应用,促使国民阅读行为逐步由传统阅读转向现代阅读、由平面阅读转向立体阅读,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通过“互联网+传统文化”模式,可更快速、更广泛、更流畅地向世界传播,让世界更生动地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和精髓,把当代中国文化创新的成果传播出去。

2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推广的现状及问题

2.1外来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

现今,外来文化已深入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,严重冲击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念、文化结构和文化模式[5]。国民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敬畏感、珍重感在逐步减弱,文化需求、文化精神普遍淡化,尤其在青少年人群中存在片面追求外来文化、忽视本民族传统文化的现象,导致国民的传统文化素养明显降低。

2.2与当代文化需求和阅读习惯的脱离

据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,受数字媒介迅猛发展的影响,数字阅读尤其是手机阅读发展迅速,网络在线阅读、手机阅读、电子阅读器阅读、光盘阅读、平板电脑阅读等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4.0%,移动阅读、社交阅读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[6]。然而,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时代转化上,未能根据当代文化需求开展全面、科学、系统的挖掘,未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置于当代文明中进行转化,赋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时代精神和适宜的形式,导致中华传统文化无法与当代文化需求接轨。从语言表现上,没有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科学的通俗化阐释,易用性、普及性及辨识度不足,影响了优秀传统文化在全民阅读中的传承效果;从阅读习惯上,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多以纸质媒介为载体,不适应时下发展迅速的数字阅读,制约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速度和覆盖面。

2.3社会资源参与、互动、合力的缺乏

无论是挖掘、转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,还是了解与体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,都离不开文化传播阵地和传播平台的支撑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一直以“四馆一站”(博物馆、图书馆、纪念馆、美术馆、文化站)为阵地和平台,以政府主导和包办为主要传承推力和支撑,导致出现政府独办、各自为政的局面[7]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是一个惠及全民的公共服务体系,最终依赖于全社会的文化自觉和文化参与,需要政府机构、社会组织、其他行业及个人等各行各业主动参与、协同创新,形成合力。

2.4新技术、新媒体应用不充分,传承平台不健全

随着新技术、新媒体的发展和普及,我国在传承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时除了竞赛、培训、讲座、展览、表演等传统的线下推广方式,也应积极利用网站、微信、微博等线上平台进行推广。然而,无论线上线下都是一种单向推送,这种程度的互联网介入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模式、载体、途径都比较单一,影响及作用很快消散在碎片化的海量信息中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通过合力搭建交互式的平台,将资源与资源、资源与人、人与人相连,构建成自发性、长效性的服务机制和体系。

2.5传统文化产品良莠不齐,品牌特色不明




回到顶部